<listing id="fvdnr"></listing>
<ins id="fvdnr"><noframes id="fvdnr">
<var id="fvdnr"></var>
<var id="fvdnr"><strike id="fvdnr"><progress id="fvdnr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ins id="fvdnr"><span id="fvdnr"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fvdnr"><ruby id="fvdnr"><progress id="fvdnr"></progress></ruby></menuitem><var id="fvdnr"></var>
<var id="fvdnr"><strike id="fvdnr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fvdnr"><span id="fvdnr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fvdnr"></var>
<var id="fvdnr"><strike id="fvdnr"><listing id="fvdn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fvdnr"></var>
稻米市场地位徘徊 走出底部仍需时日
发布日期:2022-03-28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当前稻米市场多空交织,库存仍处于历史高位,稻米价格既是“洼地”,又是“高地”,短期可能维持小幅震荡走势,但继续下跌动力不足。随着外围市场不断改善,预计中期价格向上的可能性较大。

  近期,国内外大宗商品和粮食价格均出现大幅波动,总体涨幅较大,但稻米市场在供应宽松和国家政策的调控下走势十分平稳。当前,最低收购价稻谷已进入常态化拍卖,稻米进口继续大幅增加,地方储备稻谷逐步进入轮出高峰,稻谷供应总体宽松,预计短期稻米市场仍难出现大的上涨行情。由于稻谷与小麦、玉米的价差持续拉大,继续向下动能不足,中期可以谨慎乐观。

  稻米上下两难   稳中略有波动

  在国内、国际粮价大涨,尤其小麦价格短期涨幅较大的提振下,国内稻米市场信心有所增强,但受最低收购价稻谷提前进行拍卖、地方储备稻谷大量轮出等因素影响,国内稻米市场供应无忧,加上近期升温明显,部分高水分稻谷保管难度增大,也增加了市场供应,稻米市场上行难度较大,短期继续在相对低位保持小幅震荡。

  3月22日,普通圆粒粳稻收购价:黑龙江虎林2640元/吨,佳木斯2560元/吨,周环比均持平;齐齐哈尔龙江2640元/吨,上涨20元/吨。江苏南京普通粳稻收购价2900元/吨,标一粳米批发价4220元/吨,周环比均持平。湖北省中晚籼稻市场收购均价2611元/吨,周环比上涨24元/吨;早籼米出厂均价3900元/吨左右,持平;中晚籼米出厂均价4074元/吨,上涨5元/吨。江西南昌中晚籼稻收购价2600元/吨,持平;中晚籼米批发价3610元/吨,下跌40元/吨。湖南株洲中晚籼稻收购价2640元/吨,上涨20元/吨;标一中晚籼米批发价3850元/吨,持平。广西中晚籼稻平均收购价3018元/吨,基本稳定。广东籼米批发均价4790元/吨,东莞樟木头粮食批发市场籼米均价4920元/吨,均持平。

  临储拍卖持续   成交更加清淡

  本周,最低收购价稻谷竞价销售继续常态化进行,但成交更加清淡。此次国家共投放最低收购价稻谷180.7万吨,比上周增加14.9万吨;实际成交0.97万吨,周环比减少0.6万吨;成交率0.53%,周环比下降0.44个百分点。其中,中晚籼稻和早籼稻均无成交,粳稻投放60.3万吨,周环比增加15.2万吨;成交0.97万吨,基本持平;均价2644元/吨,均以底价成交,且主要是江苏和安徽两省粳稻。

  截至3月22日,本月已累计进行了三次稻谷拍卖,累计成交6.3万吨。总体上看,市场主体参与热情持续下降,已接近冰点,基本以拍卖底价成交,没什么溢价,与小麦的接近全部成交、大幅溢价形成了鲜明对比,预计短期最低收购价稻谷拍卖成交仍将保持低迷。      

  国际需求增加   米价小幅上涨

  由于全球玉米、小麦供应趋紧,价格持续上涨,廉价大米正越来越成为更多人的选择,尤其是碎米的需求快速增加,对国际大米价格构成较强支撑,近期国际大米总体涨多跌少。上周,泰国5%破碎率白米FOB报价422美元/吨,周环比上涨2美元/吨;白碎米413美元/吨,上涨8美元/吨。越南5%破 碎率白米报418~422美元/吨,上涨15元/吨。印度5%破碎率白米报343~347美元/吨,美国4%破碎率白米报618~622美元/吨,均持平。巴基斯坦5%破碎率白米报333~337美元/吨,下跌5美元/吨;25%破碎率白米报318~322美元/吨,上涨2美元/吨。由于大米比价偏低,预计后期需求仍将扩大,对国际大米市场构成强劲支撑,后期有逐渐走出底部的可能。

  进口大米需求增加,主要是我国大米进口大幅增加。2月份我国进口大米55万吨,同比大增59.8%;1月至2月累计进口大米113万吨,同比增加24.7%。其中,进口碎米49万吨,进口精米63.4万吨。主要进口来源国分别为:巴基斯坦34.7万吨,其中碎米14.7万吨;印度24.2万吨,其中碎米23.1万吨;缅甸19.2万吨,其中碎米7万吨;泰国18.5万吨,其中碎米2.2万吨;越南7.5万吨,其中碎米1.9万吨;柬埔寨6.7万吨。

  由于国际米价低于国内,加上海运费高企,影响了我国大米的出口。2月份我国出口大米18万吨,同比下降5.1%;1月至2月累计出口大米32万吨,同比下降21.9%。我国大米出口主要目的国和地区:埃及14.3万吨,巴布亚新几内亚3.7万吨,科特迪瓦3万吨,日本2.4万吨,韩国2.2万吨,波多黎各2.1万吨。

  大米进口大增,而出口下降,导致大米净进口快速增加。1月至2月我国累计净进口大米91万吨,比上年同期增加31万吨,再创历史同期新高,同时也表明与国际大米相比,我国大米仍处于相对价格高地。

  稻米已成洼地   补涨迟早会来

  虽然稻米市场受供应宽松、口粮大米需求恢复缓慢等因素制约,短期价格上涨困难,但稻米市场的比价优势正不断显现,后期不必过于悲观,补涨行情迟早会到来。

  稻米成为粮食市场洼地。由于国内稻米市场持续在低位徘徊,历时较久。而小麦、玉米及食用油等粮油品种轮番上涨,稻米市场逐渐成为粮食市场的价格洼地。2020年上半年,国内稻谷价格全面高于小麦和玉米,但自当年下半年以来,随着小麦、玉米等价格持续上涨和稻米市场滞涨,小麦、玉米价格全面赶超稻谷,之后,与稻谷的价差不断拉大,目前小麦收购价与部分主产区早籼稻的价差已达600元/吨左右。国际稻米市场同样如此,客观上都具有强烈的补涨要求。

  稻米生产成本快速增加。俄乌局势升级以来,短短几天,国际原油价格已上涨了二成多,目前已站上100美元/桶大关,其间一度达到130美元/桶,其他大宗商品同样大涨,粮食种植成本大幅增加已不可避免。同时,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也是钾肥等化肥的主要出口国,随着经济制裁的不断升级,国际化肥价格也将上涨,这将直接增加稻谷种植成本。不仅如此,由于油价大涨,大米加工成本、物流成本也不可避免增加,将推高大米生产成本。理论上,商品价格受供求关系影响,围绕价值上下波动。随着大米生产成本增加,其价值也持续提升,迟早要反映到价格上。

  稻米市场需求有望改善。随着玉米价格上涨,稻米替代需求不断增加,尤其是碎米替代玉米的需求增加较快。2021年我国碎米进口大幅增加,且首次大于精米进口。在大量碎米进口冲击下,国内碎米价格依然高企,需求不减。而米糠价格甚至高于稻谷,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。由于国际市场碎米需求旺盛,推动碎米价格较快上涨,且与精米的价差不断缩小,推动精米价格上涨。口粮大米需求也在缓慢恢复,随着国际小麦价格大涨,部分国家可能无力购买价格高昂且供应偏紧的小麦,转而增加廉价大米采购,从而增加大米需求。稻米价格持续低迷,种植效益相对较低,将影响水稻种植积极性。

  临储稻谷拍卖压力不大。一方面,由于最低收购价稻谷竞价销售底价较高,如2020年最低收购价稻谷,即使按底价成交,到厂后价格也将高于目前的新稻收购价格,导致最低收购价稻谷成交低迷,上周单周成交不足1万吨,预计3月成交量难以超过10万吨。如此低的成交量,对市场供应的影响微乎其微。另一方面,由于底价较高,即使后期成交放大,也会对稻米市场具有引领作用。或者反过来,只有稻米市场走强了,成交才会放大。因此,无论最低收购价稻谷成交高低,短期对稻米市场都是有利的。

  由于当前稻米市场多空因素交织,总体库存仍处于历史最高水平附近,稻米价格既是 “洼地”,又是“高地”,短期仍有可能维持小幅震荡走势,继续下跌的动力不足。随着外围市场不断改善,预计中期价格向上的可能性较大。

(来源:粮油市场报)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年轻人在线看毛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